轴流泵厂家
78866com网站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广环投为何着急入主博世科?

广环投为何着急入主博世科?

发布日期:2021-01-11 编辑:程彩云 点击:

岁末年初之际,环保圈依旧是大资讯不断,颇有一种赶在年前把大事了结的节奏。

近期,一向低调实干的两家环保民营上市企业——中持、博世科相继发布停牌公告,筹划控股权转让,又双叒叕要易主大央企和地方国资了。

只不过,它俩易主的对象所有不同。中持拟引入的“战投”是大名鼎鼎的央企——三峡系长江生态环保集团,而博世科拟易主的则是有着10多年环保运营经验的地方国资——广州环保投资集团(下称“广环投”)。

由于事发突然,自然引起了业内人士的猜测和热议:

发展好好的,怎么又有环保民企要卖了?

多的都数不过来了,大概这是第N家环保民营上市企业,集体引入国资和大央企了。

这年头,干不好的要卖,干好的也要卖,环保民营企业真是太难了。

毫无疑问,中持和博世科不是首轮“混改”的企业,从2018年产业隆冬发生至今,据《环保圈》不完全统计,断断续续已有近20家民营上市企业,大规模集体引入国资,发生控股权易主的事情了,业内早已见怪不怪。(详情点击:环保20强只剩2家民企!混改之后,“他们”过得怎么样?)

照此情况,中持和博世科恐怕也不是最后一波“混改”的企业,因为还有混改“未遂”的博天环境和巴安水务,以及尚在筹划的某某了。

但是很显然,与绝大多数环保民营上市企业资金链断裂不得已“卖身”不同,中持和博世科是业内为数不多的、经营业绩还不错,主动要求“混改”的民企。

它们此番出让控股权,引入大央企和地方国资,无疑是为了企业发展得更好、更快、更强,找个有资金有实力的“金主”,强强联合分食产业红利,共担未来风险。

这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抱团取暖”。关于中持股份为何要投入三峡系的怀抱,《环保圈》公众号已有报道,暂不累赘。

今日,笔者就试着分析一下,一方诸侯“博世科”为何让地方国资广环投跨省入主?二者联婚是心血来潮,还是早有先兆?以及广环投入主博世科的三大猜想。

01  “广西第一家创业板上市企业”

2020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广西第一家创业板上市企业”博世科发布《关于企业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企业实控人拟变更为广州市人民政府。

公告显示,企业共同实际控制人王双飞、宋海农、杨崎峰、许开绍已于2020年12月31日与广环投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上述四人拟根据协议约定的条款和条件将其合计持有的4,00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份(占截至2020年12月28日企业总股本的9.85%)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广环投。

而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为12.60元/股,股份转让总价款为5.04亿元。

同日,王双飞还与广环投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表决权委托协议》,王双飞拟将其持有的企业股份44,991,970股,占截至2020年12月28日企业总股本的11.09%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广环投行使,该表决权的委托事宜自《股份转让协议》项下的受让股份过户至广环投名下之日生效。

本次权益变动后,广环投将直接持有企业股份52,753,423股,占截至2020年12月28日企业总股本的13.00%;持有享有表决权的股份97,745,393股,占截至2020年12月28日企业总股本的24.09%。

至此,广环投将成为企业的第一大股东,广环投的实际控制人广州市人民政府将成为企业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称,广环投在取得企业实际控制权后,将充分发挥其国企优势及资金优势等,全面协助企业业务发展,助力上市企业扩大银行授信额度、提高信用评级,帮助上市企业有效降低融资成本;同时协助上市企业优化业务结构,拓展优质地区业务市场,推动上市企业做强做优。未来,企业将坚持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原则,持续规范经营,进一步完善企业治理,提升企业整体盈利能力和盈利质量,以更好的经营业绩回馈广大投资者。

与其他引入国资的企业一样,本次合作也还存在变数。

能否最终联婚成功?还需要广州市国资委等有权部门的事前审批核准。

这一步骤,可谓是非常关键,要知道之前博天环境和巴安水务并购失败,均是因为没有获得国资委审批通过,所以国资委点头同意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02    8月荣升“二当家”,9月委派高管,联婚并非“心血来潮”

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是空穴来风。

此次广环投拟入主博世科并非“心血来潮”,二者联婚早有迹可寻,此前曾有先兆。今年8月,博世科发布定增公告称,公开增发股票数量为4987.1万股,其中广环投通过网下申购方式获配增发股份1275.34万股,认购完成后,广环投持有企业股份比例为3.14%。

正是因为此次定增,使得广环投在今年三季度中,跻身博世科十大股东名单,位列第二,持股比例介乎两大创始人王双飞和许开绍中间。

不仅如此,不久后,广环投还将企业的“一员大将”委派到博世科。

今年9月初,博世科发布聘任高级管理人员公告,经企业董事长兼总经理宋海农提名,董事会同意聘任张明浩为企业副总经理。

新上任的副总经理张明浩,曾任广环投集团总经理助理,兼任广州环投福山环保能源企业党支部书记、董事长。

综上所述,广环投接盘之举早有预兆。或许在参与认购博世科公开增发之时,就曾与博世科有过沟通。

在笔者看来,二者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都看到了双方需要的“点”,达成利益诉求,发布公告只不过是时机成熟的产物而已。

对于博世科来说,近年来虽然经营业绩也不错,2014年至2019年,企业实现的营业收入由2014年的2.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32.4亿元,6年间翻了11.57倍;归属于上市企业股东的净利润也由2014年的3126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2.82亿元,6年也翻了9.09倍。

但是在快速增长的同时,随着工程类项目逐渐增多,博世科也感受到了一定的财务压力,短期借款、流动负债和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处于高位。

2017年底至2019年底,博世科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73.57%、78.24%。今年9月底,资产负债率较年初下降至74.96%,但仍然超出70%。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博世科短期借款14.6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10亿元、长期借款20.02亿元、应付债券3.50亿元,合计为43.25亿元,其中短期债务19.73亿元。由此可见,博世科存在一定的财务压力。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资产负债率高一点没关系,只要保持合理正常水平即可,这是跟环保产业特征有关系,to G 的业务,投资大、回收期长,只要发展,就需要源源不断的投入。

显然,如果本次广环投能够顺利入主,将为博世科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撑,将助力企业降负债、增强融资能力。

或许,也如其他民营上市企业一样,博世科也希翼通过混该获得国企平台,借助地方国资的融资优势、资金实力、资源人脉,与其他国有环保企业享受同等待遇,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比拼。

而对于广环投来说,从今年8月大手笔认购博世科股票,荣升“二当家”,到今年9月委派高管,再到如今拟入主博世科,广环投似乎早有心思,将博世科收为囊中。那么问题来了,广环投“看上了”博世科什么了?

03  技术or上市?广环投入主博世科的三大猜想

业内有句自嘲的话——“环保行业没有技术壁垒,只要有关系谁都可以做”,在一定范围内这的确是行业的真实写照。

但是,随着环境治理的精细化、专业化、深度化时代到来,并非有关系、有人脉、整合一下资源就能实现。

你需要去深入研究这是什么污染问题、产生问题的原因是什么,要用什么方式才能解决,从这一角度讲,环保行业还有一定的门槛的。

细分领域赛道上的优秀工匠技术企业,的确是大型央企、地方国资所需要的。从帝都环保双雄北控与首创,联手成立北创基金助力科技企业就能窥探一斑,还有中节能溢价收购国祯也能充分说明问题。

猜想一:看中它对技术的固执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纵观博世科发展20年来,技术一直贯穿了企业发展始终,甚至连其诞生都源于一场技术的碰撞。

1999年4月,博世科成立,由王双飞、宋海农、杨崎峰、许开绍等人联合创办(也是如今要将企业出售的合伙人),四位创始人中,有三位教授、一位副教授,都是环保领域的顶尖人才,博世科三个字则取自企业“博览世界,科技为先”的经营理念。

其中,企业董事长王双飞博士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六届、第七届学科评议组成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总经理宋海农博士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16年入选国家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副董事长杨崎峰博士则是首批国家环境保护专业技术青年拔尖人才。

从那时开始,博世科走出了一条堪称“环保界的一股清流”的科技创新之路。在别人拼资源、靠关系的时候,博世科荟聚了一批院士、教授、专家、博士、硕士,设立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人才小高地、特聘专家等技术研发平台,其中企业院士工作站聘任曲久辉院士、陈克复院士为合作院士。

与其他水务企业不同,博世科成立之初,1999年就瞄准科技含量较高的、有门槛的高浓度工业废水,直到2007年才做了第一个项目。这期间,几位教授花了6-7年时间才从基础研究做到中试研究再到最后的产业化。

最终,企业凭借这一技术取得了日处理量7000吨的广西南糖纸业大项目,其出水效果直接受到当时南宁市环保局长的夸赞。

就此,博世科正式进入环保行业,凭借其多年修得的技术大杀四方。博世科的厌氧处理反应器迅速在市场上铺开,并依靠其高性价比打破了荷兰帕克企业在该领域的技术垄断。

紧接着,企业研发的芬顿氧化技术进一步让其巩固了在高浓度工业废水领域的地位。与此同时,纸浆漂白二氧化氯制备技术还一举打破国外对该领域的垄断,杀入国际市场。

正是这种对技术的固执和解决环境问题的使命感,让博世科迅速占领市场,练就了一身武器并脱颖而出。

2015年,作为广西首家环保上市企业,博世科登陆科创版;2017年1月,博世科成功收购RX企业,正式进入石油化工污染场地修复领域新征程,为土壤修复领域再添动力;2018年,企业100%收购了湖南先望建设工程有限企业,以助力其工程板块。另外,博世科还收购了广西环科院,进一步巩固了企业全产业链建设的实力。

或许正是这种死磕技术的精神,能够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环境领域高难度污染问题,再加上多年里稳打稳实,不激进、不冒进又重视财务健康的优秀工匠企业,才使得广环投早有想法将其收入囊中。

猜想二:业务协同“补短板”所需,大环保雏形初现

公开资料显示,广环投成立于2008年1月,注册资本为35.44亿元,是广州市政府直属的全资国有企业,致力于环保领域的综合性业务。

其擅长领域是拥有城市固体废弃物收集、中转运输和终端处理全产业链,打造环卫一体化,旗下拥有16家全资子企业,业务覆盖垃圾焚烧发电、卫生填埋、餐厨处理、危废处置、污泥处理以及环保装备制造等业务板块。

仔细研究,同样处于环保领域,广环投和博世科核心业务侧重点不同,二者交叉重叠领域不多,更多的是业务互补。

相较于广环投涉及环保综合业务范围,博世科的业务范围则多属于细分赛道,特别擅长高难度的工业废水治理、市政污水以及土壤修复业务板块。

相较于广环投偏重固废全产业链上下游业务,博世科的业务领域多涉及水处理、土壤修复、污泥以及危废处置领域。

相较于广环投重投资、重工程类建设,博世科则倾向于装备制造、技术迭代升级和研发。

因此,如果广环投能够顺利入主博世科,二者不仅能在业务方面实现协同,对广环投来说,还能够迅速补齐企业在工业废水、市政污水、土壤修复以及装备制造、技术研发升级的短板,为集团打造囊括水务、土壤、固废、环卫,装备制造+资本双轮齐飞的大环保平台,平添动力。

猜想三:整合资产,寻求打包上市?

近日,长江商报曾经采访一投行人士,该人士表示,广环投目前尚未上市,如果本次入主博世科完成,未来不排除广环投将其核心资产注入上市企业甚至整体上市的可能。

官网显示,“十三五”期间,广环投着力实施“1234”战略,实现固体废弃物日处理规模超过30000吨,年发电量达到40亿度,资产总规模达到200亿,实现跨越式发展。其中的“1”打就是造一个“以垃圾焚烧发电业务为主体”的上市平台。

截至今年6月底,广州环投集团总资产159.90亿元。今年上半年,其实现营业收入10.01亿元、净利润1.80亿元。

而作为广西省首家环保上市企业的博世科,上市5年以来,其业务领域早已不满足水处理和土壤修复了,近年来已将业务触角延伸至环卫一体化、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危废领域。

就在12月29日停牌期间,博世科旗下子企业广西科丽特环保还中标了“西乌珠穆沁旗生活垃圾综合处理运营特许经营”大项目,中标金额约4600.08万元/年,服务周期拟定25年,合同运营费用合计约11.5亿元。

未来,广环投是否会整合博世科固废资产,打包上市?一切有待观察。

不管怎么样,随着业绩优秀、同时又重视技术创新的中持、博世科、国祯等相继出售控股权进行混改,环保行业似乎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相关标签:

最近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资讯:

在线客服
  • 客户服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分享
欢迎给大家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大家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
邮箱
邮箱
地址
地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